海鲜风味

那盒泡面我才没什么研究呢,几乎不吃,正如我所说的,只是作为应急的储备。刚刚好,偏好这个品牌?或者说,比较适应吧。

那我为什么会认得出呢?当然啊,换做是你,在大年三十的晚上,出去找一盒泡面,你能印象不深刻么?

……

好吧,没你想象的那么夸张,并不是当天的晚餐。只是类似“祝福”一样的步骤中缺少一样面食,一瓶酒而已。我虽不在乎这个,但是母亲在乎,那似乎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了,过年还是需要开心一些的。然而超市早已黑了灯,原来他们只是在那天的下午还营业。走到街尽头才找到一家仍营业的副食店,一瓶米酒,三盒泡面。对,就是你手上握着的那一款,我并不是钟意海鲜,只是那个副食店似乎仅有这一个口味。对,后来的某个早晨我起晚后的早餐,清晰印在脑袋里的蓝色勺子和小片小片的“虾仁”。

嗯,我没有说这一段诶,因为这样说好像会很奇怪。或者说,当我表示认识那杯面的时候,我已经就很奇怪了吧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